木叶六代目

重度jump男主控

我真的好想吃七柳九啊(跪地)柳九辣么好吃!七九也辣么好吃!
炖个修罗场可以翻天啊!
一言不合动起手来能打到苍穹派炸裂的那种修罗场。

虽然我也很喜欢沈垣。行行好吧,吃九垣吗?

《兄友弟恭》

先占一个tag,兄弟组赛高!

玄亮简直是个天使!

关于傲娇和鸣人的无聊感言

信信信。鸣人那个傻狍子XD
超级可爱的!!!!

豆子:

混迹二次元多年发现很多人搞不懂怎样算傲娇。首先这TM是个反差萌属性,没反差感的肯定不是傲娇(简单讲就是硬气和软柔的反差,平时态度硬,某些时候会突然一下变得很软)。其次,不是单单会扭头【哼】一声或者任性别扭傲气的人就算傲娇了。第三,看上去不凶巴巴的不是傲娇。


如果用四组词概括傲娇在心仪对象面前的所作所为就是:不坦率、不直接、不大胆、不主动。


傲娇至少得口是心非、不坦率,用傲气强势的表现隐藏自卑弱小害羞的自己。总之,深藏心事,很少会对别人倾述,话到嘴边不说出口。对谁有好感也不会直率表白,当面偏要摆出一副嫌弃对方的样子,然后在背后做出关心人家的举动,一旦被谁发现真相就是一副紧张或害羞着极力掩饰的样子。就好像一个柔弱的小人,却在表皮外套了层坚硬的外壳。以伪装的假面活在世间,不想让人发现真实虚弱的自己,有时自己也不愿面对自己的内心。然后只在信任的人面前露出本来面目,然后那人就“啊,我被傲娇信任了,好开心”。所以说傲娇的这种反差表现被揭穿的时候,会发现原来并不是个强势的人,本尊还是很软很怕羞的,还有随之带来的信任感,才会意外地感觉这人很可爱。以及小傲娇都是帅哥靓女,身材纤瘦无横肉,肌肉线条匀称,总之一副很好压的样子XD。


傲娇的表现就是一种隐瞒,不会放任感情流露出来。佐助明显就是太放任了,而鸣人压抑真心压抑到了简直过分的程度。


鉴于以上几点,佐助TM还【真不是】傲娇,人家那叫傲气任性;最傲娇的人,是鸣人,傲娇且炸毛啊!这点作为原作漫画党可以保证!鸣人真TM超级反差,各种反差性格集于一身,反差感爆棚啊。这货单纯却一点都不简单。表面上能说会道,其实这货很不懂得表达心事,真正的想念深埋心底。人前人后两种生存模式,一直是这样。出门阳光帅气好交际;独处的时候却很安静,还有些忧郁,软绵绵懒洋洋睡着午觉想着心事。表面上很坚强自尊心高,内心却一直有相当软弱自卑的一面;乐天积极的同时也悲观消极;可以笑起来没心没肺,但却敏感细腻感性化,感受力很强,还亲近自然,喜欢给各种植物浇浇水、模仿小动物的动作。战斗的时候很胆大,面对亲近的人很胆小。战场上凶神恶煞,但是各种不经意的表情真的温柔得要化开来了。爱撒娇想要粘人却不敢过分亲近,总是保持微妙的距离感。战斗的时候聪明机敏(就是理论东西不行逻辑思维很差),但在两性问题、生理常识方面确实是个天然呆。跟着好色仙人那么久了,其实他是纯情设定而且很矜持。


口是心非,坚强且脆弱,多次想逃避人群和现实,最后又不得不面对。因为不喜欢纷争,所以总是在退让。不是热血型角色,也不是很冲动,既不好斗更加不好战。真的很心软。


感觉这货性格里的矛盾对立面略多,也难怪他总是像个天平一样犹豫难以决断。如果身边没有人时时鼓励关怀他,就凭那压抑虐心的剧情发展和鸣人这自虐的性格,他能活活虐死自己信不信。


























【西皮党末日】表哥和莉露卡那点事

这个分析挺好玩的,我觉得会面对一护脸红是很正常的事,毕竟我护那么帅!!!!

BLEACH控的NieR:

这篇东西是很久很久以前在手机便签里随便写的。


因为一般不会碰关于cp的问题所以从来没考虑过发到网上,但也一直没删就是了。直到看到627话整个人崩溃了以后直接怒删。现在缓了这么久外加看到本周漫画仿佛释怀了些什么就心想还是发出来吧。


个人观点,不喜勿喷。






事情的起因仔细回忆了一下,八成是因为我个人不太喜欢后宫情节。


而bleach是我最喜欢的一部作品,98是我最尊敬的一位漫画家,所以私心不希望bleach里有后宫元素,所以一直以来对一护身边各种妹子都各种自我催眠那不算后宫。


井上确实是喜欢一护的,这也没什么。


露琪亚与一护感觉都不能用“友达以上恋人未满”来形容了,那心有灵犀一般的默契,完全“恋人以上”的感觉,简直更接近灵魂伴侣了。我甚至都完全不想用爱情两字来玷污他们这份关系。


妮露,好吧,那外形比起萝莉简直已经是个刚学会走路的三岁小孩了,你要告诉我她对一护是恋心我得吓死。


龙贵……这个我骗不了自己,她可能确实是有点喜欢一护。不过青春期那种连自己都搞不懂的暧昧情愫98这个文青还塑造的蛮青涩的,我倒是还蛮喜欢龙贵的心理描写的。




接下来就进入主题,正式开始说莉露卡。


1.“一见钟情”




看到这里其实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因为本来也没说一下就喜欢上了啊,撑破天是一护的颜值一下就戳中这傲娇妹的审美了(妈蛋我家草莓本来就是这么帅)。之后的相处中也是面对男神接触时有点紧张的感觉而已,事实上看的时候还觉得蛮诙谐的。




然后一直到471话,在莉露卡的回忆中,就更加确信了这一点。



——七岁的我,有了喜欢的人。


——是一位搬到附近的大哥哥,讲话有点粗鲁但声音很温柔,看见别人有困难会跑去帮忙的人。


………………………………




这!特!么!不!就!是!一!护!吗!!!!




这个人的描述简直和一护一样一样的,看起来粗鲁,却十分温柔,对他人的困难无法置之不理。


所以,莉露卡对一护印象非常好,很花痴他。可以说这种类型的男生是莉露卡的菜吧,再不然就是所谓的初恋情节,或者两者皆有。


但也就仅此而已了,毕竟原作也没有发展出更深感情的迹象。并且七岁时那段小小的恋心所导致的结局我们是知道的,莉露卡看起来活泼可爱但她背后无疑隐藏了很多。她还会不会像普通女孩一样生活我们都是不知道的。更别提她身为XCUTION(全称完现术影帝培训中心)的一员,此时正在银城麾下准备着大计划而一护是他们迫害的对象了(个人觉得其他成员并没有被月岛砍过,因为和银城调情时说是因为银城演技太差才砍的银城,加上莉露卡在与一护一伙人深入交流后经常会有沉思或不快的神情,目测是加深了解之后感到了羞愧)。




而与莉露卡有这个迹象的人是存在的(虽然我觉得xction成员之间都很暖就是了)。




2.爱之枪



完现术者需要一个爱用物来发动能力。而我觉得莉露卡的爱用物可能就是她一直在用的那个桃心贴纸。可能幼时的她有着在自己喜欢或觉得可爱的物品上贴上心形贴纸后收藏起来的习惯,于是久而久之完现术的能力就以这个贴纸为媒介而出现了。可这个能力确实比起战斗来只能辅助,所以表哥就做了这个爱之枪送给莉露卡吧。两人的关系可见一斑,但感觉表哥和团员的关系都很不错就是了。






惯例的题外话


这回是关于莉露卡的回忆里抢玩偶那里。


首先我觉得如果玩偶真的不是自己的那大概是不需要哭的吧?没错吧?


因为“想得到的东西只要全藏起来就都是自己的了”这种话,我最初也是觉得这孩子的根性可能就是这样,喜欢把可爱的东西据为己有。但后来再看时发觉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玩偶确实是自己的。


来观察这张图。莉露卡声称玩偶是自己的不还给对方甚至还在争执中弄疼了对方,但在她跑去找家长时,明明玩偶没有被抢回去还在自己手里,但莉露卡却不赶快离开,而是仍旧站在那里并且还不甘的挤出眼泪来。


再来观察一下,这个小女孩发色和莉露卡相近,身上穿的也都是深色的连衣裙,名字上,一个叫莉露卡,一个叫吉娜,都是身为日本的女孩儿却比较洋气的名字。所以我觉得她们可能根本就是亲人,也就是姐妹关系。吉娜可能是妹妹吧,一般父母也都比较宠年纪小的那个,所以姐妹间抢玩偶时抢不过就会去找妈妈告状,小孩子嘛,告状时把自己说的很无辜很可怜也是常见心理吧。


就是长期生活在这种环境下,莉露卡才会产生“喜欢的东西要藏起来才是自己的”这种想法,而也正是这种想法最后才诞生出了这种完现术的能力。


然后在能力暴露后,恐怕家人以至小镇的居民们都会畏惧和厌恶这个孩子吧。那么在遇到银城之前她到底过着怎样的生活我是真的不想去继续猜测了。






3.恋人的身份


 


这里虽然是银城在分析表哥的能力,但老实说,卷首语是“不要把你的手指伸进我的心里”的莉露卡,在任何情况下我都不认为她会考虑让别人改变自己的过去。我倒是不觉得他俩的关系已经是真正的恋人,不过比起其他人来说更亲近一些是肯定的了(这里虽然只是银城的分析,但死神里的角色解说时“向读者答疑的旁白味道”真心不要太浓啊)。




4.“你给我清醒点”




(啧啧,这眼神)




莉露卡从露琪亚的身体里出现挡住了表哥的一击,无疑是为了保护一护,但仅仅如此吗。


“你也该清醒点了!救了我们的是银城,而救了银城的,是一护啊。”


对表哥来说,银城就好像是世界的全部一般重要,其地位甚至超过了自己本身,若是失去了银城,那么连自己的存在意义都无法辨认一般。


而这样的表哥,在银城死后可以想到他的悲痛与绝望。不同于死神中一向内敛的情感,偏偏是那个冷静沉稳的月岛,他勉力支撑着足以致命的伤势,咆哮着,嘶吼着,悲鸣着,毫无保留地宣泄着自己全部的感情。


不要死,银城。


不准死,银城。


求你别死,银城。


而莉露卡已经在露琪亚的内心里倾听到了一切,她明白了一切。


不能让月岛伤害一护。


“银城是我们的恩人,而一护又替连报恩都无法做到的我们救赎了那个银城,所以我不能让他死去。”


再有,更是想把这些告诉因失去的疯狂而迷失自我的表哥。


正因为表哥比谁都更加疯狂的深爱着银城(无误),所以才不能让他杀死救了银城的男人。


(虽然情急中行动的莉露卡肯定不会想到这么深,但写到这里的我不禁试想,如果让表哥知道自己杀掉的是唯一拯救了银城的人的话,他会怎么样呢?他恐怕甚至不会像之后那样把着眼点转移到“失去你的我该怎么活下去”这个问题上,而是会就这样陷入更深的绝望与更加无法自拔的矛盾中,残余下来的生命都会在自我厌恶甚至是自我憎恨中渡过吧。真的只是想想都不寒而栗。。)


——无论你我都是无法拯救银城的,做到这点的是一护,


——所以请你清醒点吧!






5.“我没有哭”





再次醒来时,是在浦原商店里,听到除自以外的所有人都下落不明时,她首先为井上没有指出月岛而发出疑问,在确定井上已经没有月岛的记忆时,莉露卡为他流下了眼泪。


死神中也许并没有那么明显的恋情。但我也想相信,察觉到月岛的迷失,为他的逝去而落泪的莉露卡心中,月岛秀九郎这个存在确实是特殊的。


而现在,


月岛在死前明白了一切。


因为孤独而诞生出了能伪造与他人羁绊的能力。


同时也因为这种能力而无法相信自己与他人确实存在羁绊。


只有救了自己的银城是真的重要。


想要在他身边,想要为他派上用处,想要帮他实现心愿。


所以莉露卡的话语,对他来说反而是无比的残酷吧。


因为自己无法真正为银城做到些什么,他救不了银城,甚至连死后为他复仇都无法做到。


好在断气前狮子河源让他明白了,


自己一直以来都并非孤身一人。


这一路上早已与很多人制造出了牵绊。


一直以来都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将所有人从身边推开罢了。


明白到这点,让他能够笑着离去。


而这,并不是最后。


现在,拥有了重新来过机会的他,这次会有所不同吧。


进入灵王宫需要用到莉露卡的力量,这个双马尾,仿佛一直都在生气的女孩再次出场了。


希望表哥出现时,能有一点交集。


哪怕只是看到跟在银城身边毫无迷惘的身影而露出浅浅微笑,也已经足矣了。











然后98老师就狠狠给了我一刀。

莉露卡咱能不能不要这样!之前和一护的所有脸红我都理解,毕竟就算已经成家的人也会对男/神的温柔而感到心跳而理解了,但现在表哥和银城都已经死了,你经历了这么多啊还这样就有点……让人感觉是认真的了。。


瞬间让我有种之前所有的理解都瞬间碎了一地的感觉。


虽然我一直在做的都只是基于自己理解下的自己的分析而已,自认为面对作者的打脸是随时都做好准备并且甚至还有些喜欢被打脸的快感的。但只有这里……那叫个心痛又不舒服啊。。


不过慢慢的也是又开始安慰自己这脸打得还不够彻底还不需要完全放弃希望就是了。。

我欲

人生孰是孰非。

我只是个满脑子悲伤文艺与忧愁的失败者。


“你把感情放哪儿了?”


我愣了一下,转头看着出声的人。她站在阴影里,十五六岁的年纪,五官平淡无奇。


“不好意思……你说什么?”我没听懂,犹豫片刻,还是选择询问。


少女往前走了一步,却还是在阴影里,心情很不错的样子,嘴角微微翘起,“我说,你把感情放哪儿了?”


“感情?”


什么感情?


“你忘了吗?感情就是感情啊!微微苦涩,却又带着香气,你遇到感情的时候就像是宇宙的爆炸,悄然无声的,却又璨夺目!”少女想再往前一步,再往前一步就是阳光下。她退缩了,没有走出来,只是在黑暗里说话,语速仍是轻快明媚,带着盈盈笑意。


“……哦。”我沉默,不知该说些什么,悻悻的应了一声。


这很重要吗?


“大概也没那么重要。”一旁没有做声的女士终于开口了。她看起来成熟稳重,站在阳光里,整个人都熠熠生辉。


“你不知道那种感情。”黑暗里的少女口吻嘲讽,有些不屑。


“你呢,你觉得感情放在哪儿了重要吗?”女士问我。


……应该……重要吧?


她们的表情都很严肃,我有点为难,双方都希望我都给出答案。


“我不太清楚……”我声音很小,如蚊声,她们也都听见了,露出恍然的表情。


“你会明白的,感情也就这样,重要的是放的位置。”女士面无表情的说道。


少女低着头,说道,“放哪里都一样,你看着感情的时候,悲伤和高兴都不能控制,你的才情在那一瞬间喷发,你看着一个人的眼睛你会联想到深夜里璀璨的繁星,漂泊已久的小舟见到灯塔。你的心是颤抖的近乎停止。”


“你需要控制。”女士说。


“感情怎么控制!”少女厉声反问。


“不能控制的感情叫什么感情,那不过是私欲,满足自己本身的需求。”女士朝少女笑笑,语调平缓。


我把感情放哪里了?我眨巴眼,女士和少女将目光落在我的身上。


“多了不行。”女士说。


“少了也不行。”少女说。


放在外面也不行,藏在里面也不行。真麻烦,我这样想。


“……我想不要感情……”我说。


少女又退了一步,整个人都融进黑暗里,“随你。”


女士摇了摇头,“这是必须有的。”


“……那就再等等吧。”我叹息着说道。


少女先离开,一句话也没有说,沉默的走了。女士后走,她走得慢,不疾不徐。


“你会想明白的。”她最后说道。


深夜

我今天知道一个消息,最喜欢我的人,有了女朋友。


我觉得高兴,我恭喜他,祝福他。


关掉手机后自己哭成了狗。


最喜欢我的人没了。我看着回忆,曾经任性妄为的爱情使人受到伤害。我以痛吻他,他以爱拥抱我。


爱情是种玄学,因果报应,我离开他后,没人让我感到十分十的爱。我缺乏安全感,也缺爱。


对于他,我不能聊太多。他是个很好的男孩子,适合更优秀的人。恭喜他走出来了。


我现在想喝酒,想高歌,想哭。


也想笑。他是我最特别的朋友,我永远的祝福他,我也嫉妒着。毕竟我是这种小气的女人。


祝君安好。


弯月

cp:白浦一

——来自很久以前的文……百度把我的锤铁段子吞了……真是日了隔壁谷歌了。

正文:

庭院里的栀子花是信恒管家新栽种的,洁白如玉的花朵在晴朗的夏日星空下盛开着,馥郁的香味在庭院里时隐时现,飘渺如清婉的歌声。木制的外廊上放着一张方几,细颈白瓷彩绘酒瓶旁是两盏酒盅。

“很难想象你我在一起品酒。”说话的是一位浅金发色,披着墨绿外袍的男人,声音慵懒而迷人,像银砂划过的丝绸,带着酒意微醺的味道。

坐在他旁边的男人没有回答,只是独自的举起酒杯。朦胧的星光映着他俊秀的脸庞,他闭着眼,不禁让人猜测那人睁眼时是何等令人惊艳的景致。

“同样,很难想象你会再回尸魂界。”像夏日深井井水般透着凉意的声音,又带着飘零的樱花般的华丽,让人醒目醒神的同时又让人沉醉沉沦,他的目光看向旁边的男人,“浦原喜助。”

“为什么要帮黑崎一护?”黑发黑眸的男人这样问着,疑问的语气出口却如同陈述句,毫无起伏之意。

被问话的浦原喜助不经意回头的看了眼室内插在刀座上的没开刃的白色武士刀。

“尽管小一护别扭着不愿承认,在代理证的全天候监视下你应该看见过吧,朽木。”浦原的目光一片清明,犀利得如同贴近肌肤寒意刺骨的刀锋,“见到那种落寞而又渴望力量的眼神。面对那种眼神至少我无法无动于衷。”

白玉般的栀子花似是无力再承受花瓣的重量,无声息的凋零着。池塘的锦鲤悄悄地探出水面,复又沉了下去,惊起层层涟漪。

“这是宣言吗?”朽木白哉垂下眼帘,“那四枫院呢?”

浦原喜助打了个哈哈,将酒盅举到自己眼前,笑的像夜一一直鄙视的死蠢,“我可不想再被碎蜂小姐关在结界里一个月了啊。”

“哎呀呀!”浦原晃了晃手中空掉的酒瓶,“没酒了~”

然后他将酒瓶放在小几上,很随意的起身,拿起一旁的白绿条纹的帽子戴上,双手插进衣袖,“看来今晚的月该赏到这里了。朽木君。”

朽木白哉不做声,目光落在庭院的一角,又好似落在空座町的某一处。

浦原也不在意,随意地挥挥手,朝外室走去。

“要我给你一个忠告吗?朽木君。”走到转角处的浦原停了下来,转身对朽木白哉说道,说是忠告,但那种语气更像是一种警示,“有些植物不适合种在贵族里。”

“哦?”朽木白哉抬眼看向浦原喜助,他的目光很冷,像千本樱出鞘时刀光折射出的无法曲折的凛冽,“你可以拭目以待。”

浦原压低帽子,夜色给他铺上一层浓厚的阴影,“哦呀,那就再给你另一个忠告吧。”

他墨绿的外袍被风扬起。

“属于大人的东西不可以乱动哟。朽木白哉男孩。”

——End

少年时光如狗

如果我厌恶时光,时光为何不抛弃我。


期待是种很痛苦的事,太痛苦了。痛苦到打出去这句话的时候,我特别想哭,却只能憋着。


我的时光如狗。

别说喜欢了。


写手等级考试——初级(虐文)

白无垢


cp:卡鸣(哦,不对,是卡鸣卡。)


   其实没有cp,我好心累啊。



“日安,六代目。”


戴着暗部面具的忍者出现在火影面前,单膝跪地,微微低着头,阳光投进火影室,忍者的发色格外耀眼,金色的,如同太阳一样。


有的人即使身处黑夜,自身的光芒也会将黑夜驱散。


现任暗部部长就是这样的人。


“日安,鸣人。”


对方抬起头,面具下那双苍蓝的眼眸里有明媚的笑意。


——卡卡西老师。


——卡卡西……老师!


“卡卡西老师……小樱……”铺天盖地的昏暗逐渐散去,露出战后的断壁残垣,“我把……佐助……带回来了……”


医疗忍者的小樱率先冲上去。血肉模糊的断臂简直触目惊心。


倒在血泊中两人,就像光与暗,不可分割却又互相独立。卡卡西看着他的三个学生,有些感叹,鸣人他成长得如此迅速,小樱也能独当一面了,而佐助他一直是一个很聪明的学生,真的是……作为老师的自己早就被扔下了啊。


——“六代目?卡卡西老师?!”


卡卡西回过神来,“啊,今天是鸣人做汇报啊。”


对方摘下面具,一脸不爽的样子,“卡卡西老师在想什么啊,这一周都是我在做汇报啊!!”


金色的头发有些长了,像是成年后那些尖锐的棱角也被软化了一样,垂了下来。五官更加俊朗,笑起来的时候像玖辛奈夫人。沉默的侧脸和老师更像。


“头发有些长了。”卡卡西说道。


鸣人一愣,然后凑近卡卡西,直直的盯着对方的眼睛,“诶,真的诶。最近太忙了都没注意。”


过于贴近的距离,彼此的呼吸都能感觉到,“要剪么?”卡卡西问。


“卡卡西老师还会剪发?”鸣人一脸惊讶的样子。


不,他的意思是……“我是说……”


“好啊。”对方没等卡卡西说完,“我从来都是自己剪的呢。”


初夏爽朗的清晨,澄澈瓦蓝的天空下是木叶翠绿的森林。风起时波澜壮阔,如同深绿的海洋。


最后的暗部汇报成了现任火影给现任暗部部长理发?


“下个月小樱和佐助婚礼……我不想去呢。”原本静怡的氛围被鸣人打破,“我觉得我去的话一定会和佐助打起来。”


“你真是……”卡卡西突然不知道怎么吐槽自己这个天然直的学生,“我还以为你和佐助的架在那天都打完了。”


“那天不是打架。”鸣人举起自己的右手,绷带缠绕下是医疗部给他安的义肢。“要么杀了对方,要么自己被对方杀掉。那天佐助和我都是这样想的。”


卡卡西没有接话,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


“卡卡西老师呢?”鸣人问到,“为什么不成家啊?”


“……”卡卡西没有回答,鸣人也没有在意,倒是自顾自的继续说着。


“昨天雏田来找我了。”


清晨的风吹来,咔嚓咔嚓的剪刀声一顿。


“决定了么?”卡卡西说道。


“啊,我答应过宁次的。”鸣人抬手挠了挠头,被剪掉金发簌簌的落下,“而且因为一直没办法下决定所以我也让雏田等了很久。”


“小樱说,女孩子不能等的。”


“恭喜啊,鸣人。”卡卡西祝贺道,“这样的话,就用这个成熟的发型去成为大人吧。”


原本柔和的金发被剪短了,成了板寸。像只金毛的刺猬。卡卡西看着自己的杰作有些憋不住笑意。


“什么啊!”鸣人凑近卡卡西,直视对方的眼睛,“卡卡西老师完全不会理发嘛!!”


“哈哈哈哈!”卡卡西笑了起来。


鸣人安靜的看着卡卡西,伸手揉了揉对方的白发,他已经和卡卡西老师一样高了,也比卡卡西老师更厉害。



“火影羽织。”卡卡西愣住了,“卡卡西老师穿起来很像白无垢。”


“……很漂亮。”


火影继承仪式那天,他成为暗部部长,直属六代火影。走到人前,穿上羽织的卡卡西老师特别耀眼。其实卡卡西老师他一直都很耀眼。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卡卡西老师他成为了自己的憧憬。或许是被绑着木桩上,对方突然出现故作凶恶却又露出笑容的时候。


“卡卡西老师,汇报我已经做完了。”鸣人戴回面具,“回见,六代目。”


——再见,卡卡西老师。



小樱和佐助的婚姻举行的很顺利,鸣人也去了,带着雏田一起。主持婚礼的是纲手大人。作为的火影的卡卡西坐在主位上。


关系应该是确认了,雏田一脸害羞的挽住身边的鸣人。小樱追问他俩的婚期是多久,同期的伙伴也围上去起哄。


“很行嘛,鸣人。”


“恭喜哟。”


“……”


鸣人回头,看了眼卡卡西,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灿烂又明媚,而眼神深邃的,里面是抹不开的蓝色。






——end




番外一定要叫求不得!!!!


梦觉黄粱(南柯一梦衍生)——【一寸灰X叶】

很棒,这种感觉真是超级棒!!!!太喜欢了!!

あ问—我是攻谁有意见:


  • 这篇是衍生,写得有点卡,总觉得会不会有点拖沓了,私设出来的一寸灰也是个令人心疼地孩子,别问为啥是虐,,原文请戳┏ (゜ω゜)=☞


  • 账号卡叶其实是我很喜欢的一组cp,一方在屏幕之内,一方在屏幕之外,彼此向往,很缠绵,也很可怜。


  • 这算是推广冷cp,顺便也是all叶背景,打all叶tag不要介意,提前土下座!





      安静地艾特一下原作者 @Ilsa-此人有病 ,皇上我很努力了!千万别嫌弃我【哭唧唧】


      希望阅读愉快~~(づ ̄3 ̄)づ╭❤~






- - -只有到达了神之领域的账号卡,才能够触碰到另一边的那个世界的人。- - -


        一寸灰听到这个说法的时候,已经脚踏实地地站在了神之领域的土地上了。挺拔的身姿上披着暗蓝的皮甲,把身体遮得严严实实,俊秀的脸上那个半遮住脸的面甲刻意做成了狰狞的恶鬼的模样。他只是静静地坐在一片有些贫瘠的土地上,温润的双眼放松地闭合着。


       这里就是,神之领域么?


       这里就是能看到那个人的地方么?


       那个人,并不是指那个和自己一样有些自卑令人心疼的操作者,而是他在遥远的记忆里听到的那个声音的主人。就算是当初听到的模糊不清的话,他自己也记不得了,只是犹记得那个声音说出的阵鬼两个字,就像是刺客的舍命一击,击穿了当时还处于混沌的灵魂。


       那个人的名字叫叶修。


 


他曾经也只是荣耀大陆上一个在普通不过的存在而已,偶尔被自己的操作者从某个抽屉的深处唤醒,被机械地操作着布阵,背负着操作者有些沉重地心绪就这么混沌下去,在心底里藏一个有关神之领域的梦。


       直到那一声咒语一般的呼唤之后,他感觉自己逐渐清醒,逐渐能够听到另一边的那个世界的声音。清楚地感知荣耀大陆的每一个细微的变化,但是他却觉得自己似乎还是曾经那个一无是处的阵鬼。


     “你说,我转职成阵鬼,真的对么?叶修前辈的建议一定是对的,对么?”操作者每次彷徨不定的声音里都藏着伤口一样的存在,流出了冰凉的血液,被不安和恐惧裹挟着绞碎了揉进了灵魂。


       阵鬼本就不是那些威风凛凛的职业,主辅助控场。他这么安慰自己,尽可能地黯淡,却也为发动的鬼神盛宴的光芒心旌摇曳,看着鬼阵中一点点碎裂的怪物或是不甘倒下的敌人,他也会忍不住扬起唇角,炫耀般地扬一扬手中炫目的雪纹。


 


      “干得不错嘛,小乔。一寸灰的各方面属性都很好,你的操作意识果然和阵鬼非常适合,好好和这套新的装备磨合一下,冠军一定是兴欣的。”屏幕外的操作者已经停下了控制,仰着脸有些用力地点了点头。屏幕里的他看着笑着的叶修出了神,他想直接听到空气传来的那个人的声音,他想碰一碰那个人脸颊旁的那一撮有些长了的黑发。他尽量偏开头让面甲遮住自己有些发红的脸,脑中疯狂地想着关于神之领域可以让账号卡进入到另一个世界的传言,胸口窒得发疼。


       荣耀大陆也好,神之领域也罢,和那个人相比也许都是虚幻的,他看到过叶修直视着屏幕的样子,带着笑意的眼睛里有热烈燃烧的火光,他憧憬着有叶修的那个世界,因为那个世界因为叶修而真实,叶修则热爱着屏幕里的天地,因为这里有他叶修毕生追求的荣耀,这份纯粹而炽热的情感里,容不下他这样一个小小的鬼剑士。


       然而,他并不在乎。


       一个到了神之领域没多久的阵鬼走过了整片广袤的大陆,冰川、森林、沼泽、哪怕是幽暗诡秘的神殿也被一身伤痕的他逐一探索完了,最后他停在了一个普通的峡谷前,有些疲惫地背靠山崖坐下了。


     “这是谁啊?看装备是阵鬼嘛。逢山鬼泣?不像啊,你是谁啊,跑到这儿来干什么?你也是来找索克萨尔的?” 


       他抬头,年轻的剑客一脸好奇地看着他,腰间蓝色的剑一下子让他认出了面前人的身份。


      “夜雨声烦前辈好。”他有些慌张地起身问好,低垂着头,眼角扫到了术士才会穿的长袍,立刻猜出了来人的身份,加了一句,“索克萨尔前辈好。”


     “你是?”


     “我是一寸灰。”


 


       他没想到,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似乎都知道他。腰间别着长剑的剑客用毫不掩饰的打量的目光围着他走了一圈,嘴里面嘟嘟囔囔地说着什么,他不经意地捕捉到叶修这个字眼。他是因为叶修进的神之领域,他是这样认为的。


        一旁的术士并没有出声,他藏在面甲后的眼睛和索克萨尔对视,那双漂亮的眼睛里有一片令人压抑难受的死寂。


      “我,先告辞了。”受不了这样的气氛的他决定离开。


      “你,见过叶修么?”那个清冷的声音和聒噪的剑客的声音是不同的,让他有种不容拒绝的感觉。他点点头,内心挣扎着补充了一句:“在屏幕里见到过。前辈,知道神之领域那个传说么?”


       他听到长久的静默,峡谷另一边的风呼啸着从耳边刮过,却打不破周身的死寂。


      “那不过是执念下的一个梦而已,我以术士的名义保证,荣耀大陆和那个世界没有任何的交集。”山风之中的术士面容严肃,银发在脑后飞扬。他敏锐地嗅到了哀伤的气息,那份哀伤大概是因为无能为力。


       他感觉磅礴的失落感将他从头到脚淹没,堵住口鼻,无法呼吸。


      “如果可以,哪怕再做一次那样的梦境,也好。”术士和相伴的剑客渐行渐远,他感觉世界只剩下自己而已。


 


       在那之后,一寸灰更加地沉默,原本斜带的面甲彻底挡住了面容。安静地施放着鬼阵,不动声色地引爆,发泄似的站在阵中央听着耳边不绝的哀嚎。


       黄粱梦醒,不过痴人一念,永不得全。